首页 >民生娱乐

梦未尽心不死IMSCEO李檬对话余建军谈

2018-11-07 16:29:09 | 来源: 民生娱乐

“梦未尽,心不死”IMS CEO李檬对话余建军谈创业感触

《湖说》第二季第二期的采访嘉宾是湖畔大学二期学员,喜马拉雅FM联合创始人兼联席CEO余建军。

喜马拉雅FM创始人兼CEO 余建军

余建军自2001年开始,先后创立杰图软件、街景地图项目城市吧、虚拟世界项目那里世界。

2012年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移动音频领域,与合伙人陈小雨共同创立络电台喜马拉雅FM。喜马拉雅FM迅速成长为中国最大的音频分享平台,目前已发展到2.5亿用户。

从大学期间就开始创业的他,已有近20年的经验。从做街景到做音频,无疑是巨大的跨越与挑战。

创业伊始,在如今看来很有前景的项目,在当时却因缺乏所需的互联环境使投资方血本无归。他又是如何一步步的改变观念,将注意力转移到音频领域上从而大获成功的呢?

本集的主持人依旧是IMS新媒体商业集团CEO李檬,李檬作为湖畔大学第二期学员,从第一季就担任了《湖说》的主持人。

左:IMS新媒体商业集团CEO李檬

右:喜马拉雅FM CEO余建军

精彩对话

李檬:在这16年的创业时间里,您一共创业过多少个项目?

余建军:正经的,比较严肃的5个,不严肃的有个。大学期间开始的第一个项目,当时是互联的第一波

梦未尽心不死IMSCEO李檬对话余建军谈

,学校里有一波创业热潮,然后我们几个同学在宿舍里创业。当时的名称叫模拟中国,比如说虚拟的西安甚至是虚拟的中国这样的。后来发现,实际上太早了,那个时代是看还要拨号上的年代,现在看来是非常不成熟的一个想法,所有的条件都不具备,没有推演的过程。

李檬:当时怎么拿到这笔钱的呢?

余建军:其实是投资人特冲动,投资人找我们。看到别的地方都有风投,硅谷啊什么的。当时我们在的西交大,是在当地算最好的学校,所以他们主动找上来的。本来是100万的投资,后来我们花到60多万的时候,我们自己也觉得不是很妥了,搞不清楚它的出入在什么地方。

李檬:从做视频到做音频,你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余建军:当时我们做了几件事情。第一,把国外的所有跟音频有关的产品,全都研究了一遍。第二,做了一个快速的原型,让同事,朋友圈里的人用这个东西,比如以往开车的时候听广播的人,看用完之后有多少的转换率。移动互联的发展,带了很多以往使用场景的变化,在办公室在家上的场景会带来更多移动碎片的场景,比如开车挤公交跑步做家务,这种时候其实最好的媒介是音频,音频是唯一的伴随媒体。这是宏观趋势的判断。

李檬:有句话是愚者拼命,智者改命。每个人的驱动力不一样,让你改命的动因是什么?

余建军:这就是宿命吧,如果我不能做一个平台,我可能就离开这个世界了,我会觉得特别遗憾。在做喜马拉雅之前也三十好几了,有深深的焦虑感,觉得我创业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做平台的切口。要说驱动力的话,就是对自己的期许,我一定要做一个造福很多人的平台。当这个平台对很多人有价值之后,自然它的市场价值空间也会特别大。

经典语录

余建军:刘晓庆说,做人难,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做单身名女人难乎其难。我说,创业难,做互联创业更难,做平台的互联的创业是难上加难。反正同样是辛苦和挑战,那不如挑战一个高难度的。

余建军:创业一定要跟着趋势跑,而不是心中的执念。

余建军:梦未尽,心不死。

余建军:2012年上半年我们对自我有一个彻底的反思,因为一开始做的软件,形成了路径依赖,觉得创业一定要自己擅长的东西,但这个逻辑不一定成立。过去是以自我为出发点,而不是用户的需求。这次反思之后做了一个断舍离的决定,忘记自己有哪些东西,找大家真正需要的东西。

余建军:我觉得自上而下的趋势判断和自下而上的趋势判断以及微观的验证是非常重要的。

余建军:你要做一个项目,一定要想清楚它的需求,可以拆解成几个维度来想。第一,刚需还是非刚需。第二,大众还是小众。第三,高频还是低频。

余建军:新的创业者很容易飘飘然,拿到一笔钱或者有媒体采访就开心的不得了。但是经历过挫折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些东西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不能活下来。

猜你喜欢